拾柒贰肆唱片 1724 Records

中国后摇唱片厂牌

Menu

一夜上海,神经浪人 —— 记pentatonic上海演出,兼访谈

评论/采访均为徐亮。发布于作者个人豆瓣日志,2013年1月5日。原文链接


 

认识小马是一年多以前。

直到今年5月看Kraftwerk的演出,聊天时候才第一次明确他所在的乐队正在录制专辑。小马在北京有一份平淡的职业,是一个1岁男孩的爸爸,用业余时间玩音乐,是主唱兼吉他手。

他们玩摇滚乐。

国庆节的第一天,和小马在上海又一次见面了,这次他把乐队一起带了过来,也是这一天,新专辑《Syndrome》正式发行了,在上海的On Stage,是乐队第一场对外演出。我想说,这个时候的上海,处在一年中最好的时候,天气好,夜色温柔,这朵在24小时便利店和愁眉苦脸的上班人群中绽开的资本主义之花,此时此刻显得舒适,宁静,也许是长假第一天特有的气氛,它稀释了嘈杂和疯狂,上海这座城市罕见地显得有点慢腾腾的。

这个时候在淮海路上的On Stage里的人是孤独的,不像西岸音乐节或迷笛音乐节,可以为之冲动。On Stage里仅仅40名摇滚乐迷就可以改变里面的空气温度。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一切都很好,该来的朋友都来了,和一年前一样,大家都很好,单身的同志继续勾朋搭友,正在交往的情侣显得更加有条不紊。似乎,今晚的演出只是一个借口,一个老朋友们再一次相聚的借口。

pentatonic在上海演出现场,2013.10,on stage 拍摄:徐亮
pentatonic在上海演出现场,2013.10,on stage 拍摄:徐亮

【M:吉他手/主唱 小马】
【B:鼓手 阿彬】

谈一下新专辑吧,准备了多久?

M:我们从09年组队,中间乐队解散了一次,2010年重新开始,新的团队从2011年才开始正式排练,排练最开始还是用老歌,所以这张新专辑里其实收录了两首老歌。因为新的队友融合也需要对老歌有个认识的基础。新专辑里8首曲子的排序就是我们的创作顺序,所以从某些方面来讲,其实08年就开始对新专辑进行“创作”了。

一首曲子的创作过程是怎么样的?

M:一般都是我先来做一个“底子”,我会先用箱琴写一个大概的“动机”,接下来会从键盘,或吉他开始,把旋律部分做好,最后来做鼓和贝斯的部分。中间再反复地改,基本上就这样。

对乐队现在的状态满意吗?十分制的话,打几分?

M:打11分,毕竟我们不是全职玩音乐的,需要在工作和生活中争取平衡,所以花了很多精力去投入到这张专辑中,从专辑的整个制作,包括后期的母带、混音,可以说已经尽了全力,我们的水平也就这样了。(笑)

虽然打了11分,但在创作的过程中,有限制或者觉得不足的地方吗?

M:专辑最大的不足是我们没有太大的变化,没有跳脱去玩一些更有意思的因素。所以我们已经决定要在下一张专辑中做一些改变,改变一些编曲的方法,尽可能地写一些短歌,把律动放在第一位,可能更偏Math-rock 一点吧。这张专辑,大部分曲子都太情绪化了,(演奏)非常费精力,它就是传统后摇滚的模板,按照这个模板,你怎么也没办法跳脱出去。跟着模板在走,总是会有一种束缚,所以我们下一张不会有太多的“情绪”。我很喜欢Mogwai上一张专辑里的那种感觉,很短,每首歌都很有意思,传统的后摇滚已经变成一种重复和重叠,就是乐器之间先交替,然后再一起铺的很大,对乐手来说非常累。

pentatonic在上海演出现场,2013.10,on stage 拍摄:徐亮
pentatonic在上海演出现场,2013.10,on stage 拍摄:徐亮

pentatonic受哪些乐队影响比较大?

M:Mogwai、Radiohead、Portishead 这三个乐队把我们引入了摇滚乐之门。

如果有机会,最想和谁同台演出?

M:对我来说肯定是Mogwai。
B:只有一个选择的话,只能是Radiohead。

新专辑里那首“M.W.M”开篇的人声采样是取自哪里?

M:《Good Will Hunting》(心灵捕手)
B:我们排练室里有投影仪,平时大家闲时会一起喝酒看片子。

“Constellation”这首曲子是想致敬加拿大那个独立唱片厂牌吗?

M:实际上并没有多想,刚开始是因为这首曲子第一段、第二段,和第三段都不同,变化多端,就突然想到了这个曲名。

这些年来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

M:去台湾看Radiohead的演出。
B:跑去香港二趟,就为了看Toe和Sigur Ros的演出。

如果去荒岛只能带一样东西,会带什么?

M:我会带一个录音机吧,如果带一张唱片的话,会是Mogwai的《Rock Action》。
B:我会带一个小音响。

乐手的生活经历对他的创作影响大吗?

B:影响非常大……
M:音乐会产生一种画面感,做音乐的这种“画面感”就是来自你的生活本身。我在做每一首歌的时候,都会去想一个“画面”,然后会跟着这种感觉走下去。我们现在玩的音乐,就是跟着内心的感觉在走,不是非要做成什么样什么样。

pentatonic在上海演出现场,2013.10,on stage 拍摄:徐亮
pentatonic在上海演出现场,2013.10,on stage 拍摄:徐亮

乐队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M:国庆期间做4场演出,11月会去南方,去深圳、广州、澳门做演出,然后回到北京继续演出。明年还是会尽可能地多做演出,带着新歌演出。

近年来,Mogwai、Sigur Ros、GY!BE、Mono,这些国外后摇滚主流大牌乐队都来中国演出过了,你们看完后有什么感受吗?

M:感受最大的是GY!BE,看完GY!BE的演出后我都不想做音乐了,可以说感受到压力吧,就有一种厌世的感受,因为你不知道这个乐队(的音乐)想干什么,你会觉得自己和他们的差距不是一点、二点,GY!BE完全是一个天神级的乐队,差距太大了。Mogwai呢,一直在做一些新的变化,他们现在慢慢尝试把歌做的很有趣。

十年前这个时候你在干什么?

M:听流行歌曲啊,我大概从02年才开始慢慢接触摇滚乐吧,之前都是听流行,哈韩哈日。
B:读小学。

给十年后的你说句话吧。

M:应该还是现在的状态吧,会继续做音乐,我不能忍受10年后我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所以我会对10年后的我说“不要变成另外一个样子”。
B:“不要迷失”。

十年后,2023年,小马40岁,阿彬31岁。

【文/采访/整理: 徐亮】

Mor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