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柒贰肆唱片 1724 Records

中国后摇唱片厂牌

Menu

“二”人传——拾柒贰肆幕后的家伙们

1、这是一篇谈资内容,仅供那些无聊到希望深挖拾柒贰肆这样小微机构幕后的人使用。
2、多图,长文,慎入。
3、看完你会发现没有出奇之处,即便真人也是如此;作爱做的事谁不会呀。

  • 曾经六人帮

拾柒贰肆是被曾经的独立音地论坛催生:一堆国内最早的独立音乐人聚集在坛子里,在展现自己音乐创造力的同时,也充分体现了对创作之外的无能。例如48V,他们发行自己的第一张唱片、去更多城市演出。

促成此举的召集人是足球健将张小崩先生,被忽悠入伙的包括独立音地的两位负责人:road(牛磊)和prodigy,乌鸦音乐的负责人何枫(daodao),以及两位恰好有志于此的四川文艺青年吴飞三羊

我们连续两晚聚集在北三环外的某地下室,讨论独立厂牌这种新鲜玩意的边界、职能和方向。当然消耗头发最多的是叫什么名字。最后何枫给了拾柒贰肆这个别扭拗口的称号,而prodigy完成了第一份商业计划书。

在需要和48V沟通并执行具体事项时候,我发现只剩下了自己,一直到现在。

当然,这种集群作业的方式:或者说把身边的人吸干榨净的特点,也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顺便说一下另外五位的去向:

召集人张小崩延续了自己的足球天分,目前没在某俱乐部踢球,不过他供职的某BAT公司最近刚收购了一支南方球队;

prodigy在多次努力后难以抵抗自身的内心斗争,目前隐居在苏北老家;

吴飞在北锣鼓巷经营一家叫The Other Place的小院式艺文空间,而已经彻底离开摇滚乐的何枫经常去找他切磋足球经理之类的游戏;

最不具存在感的三羊远在深圳,一直希望组织一次荒岛裸体爬梯。

接下来看到的是拾柒贰肆早期标志和官网首页截图。然后我会快进到对目前被敲诈人群的描述。在等球赛开始之前的漫漫长夜,我准备用十五分钟说完过去的八年。enjoy.

2006-2011年的拾柒贰肆标志,作者是参与多张出品设计的张布。
2006-2011年的拾柒贰肆标志,作者是参与多张出品设计的张布。

因为去六人帮的地下室串过几次门,张布不小心暴露了他的设计天赋,在早期的拾柒贰肆视觉呈现上被我鞭打多次,忍无可忍之下,他先搬到了通州,最后干脆重回河北,目前定居燕郊。

当然,我相信他只是更喜欢安静的生活,而不需要离城市过近。

至少我这么认为。

张布
张布

由身材可知,他在足球上的表现不会比我强多少。准确的说在伯仲之间吧。

除了官网和logo,张布也是拾柒贰肆最早三张出品的设计师,分别是:

[1724001CD]48V(2006)–南方
[1724002EP]拇指姑娘(2007)–诞生了
[1724005sigle]拇指姑娘(2008)–亲爱的苏

他也间接培养了ps非达人,也就是我。那些没有标明设计师的出品都是我侍奉他若干次后间接形成的恶果。分别是:

[1724004CD]The Big Picture(2008)–The Big Picture
[1724011EP]拇指姑娘(2009)–伤花怒放
[1724013CD]众艺人(2010)–半平零二
[1724020CD]众艺人(2011)–17245

邓裴老师
邓裴老师

邓裴是上篇提到的48V首张唱片《南方》的制作人。同为拾柒贰肆首张出品,那时候我充分展示过对“唱片产业”的无知,包括对“制作人”重要性的漠视。邓裴先生全免费完成了唱片缩混,甚至没要求署名。还是在他的乐队助理田曦小姐提醒下,我们在塑封前在唱片内页粘上了他的名字。

除了寂寞.夏.日本身的作品出色,让我一直对邓裴保持尊敬的原因也包括上述过程。

在娱乐和注意力主导一切的现在,你已经很难发现始终抱持言道咏志的音乐人。邓裴是这个少数群体的代表,包括些微的民族骄傲。我不再用英文问好和再见完全是拜此人所赐。

小吉(Gilbertea)
小吉(Gilbertea)

由他微微突出的舌头你已经发现了,小吉(Gilbertea)充满了倾诉欲望。

其实只想说:这个人很二。哈哈

在南京完成电子商务教育之后,徐先生供职于某IT公司专心研究SEO,在其后被我威逼利诱不幸北漂的几年里,他完全没有展现这方面的任何特长。除了淘宝买东西之外。

我不确定这是不是他在某次qq聊天之后就买票来北京的原因。

当然,就像他喜欢我们称呼他小吉,他的特长也表现在和所学完全无关的方向:充沛的文字表现力和附加的情感。

因此,小吉的名字出现在多张拾柒贰肆出品的宣传之后。

我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这样:他听着唱片A,完成了风格完全不同的唱片B的文案,而且非常赞。

纪伟
纪伟

纪伟先生。先后担任过“灰烬周三”和“钢心儿”的贝斯,所以,在pentatonic初组成时候,我顺理成章的拉他入伙。还记得我从老杜(Silkfloss)家满心拧巴的到排练室的过程:我拿着一把没有琴包和背带的电贝司从西站走到了鼓楼东大街,无数路人侧目:这是哪个傻波一呀!

不过纪伟的天赋最终体现在了pentatonic的第一张唱片上。就像他为冯导的一系列贺岁片作的预告原声一样。

接下来,他成为了一位长板滑板选手。

薛染
薛染

诗人、吉他手,这显然不够。薛染(Glow Curve)在简单学习了photoshop之后,非常开心的成为拾柒贰肆的又一位合作设计师。

除了两张唱片([1724019EP]琥珀(2011)–宿醉之星、[1724027CD] 众艺人(2012)–Beijing Post-Rock),薛染也是拾柒贰肆现在logo的设计者。他的乐队也是最多被拉来暖场的一支,代价一般是一起开开心心的喝酒吃饭。

他也短期试过吃素、戒烟,或者还有其他我不知道的尝试。目前看做的最好的应该是他的乐队,或许包括养猫。

李犁(rhine)
李犁(rhine)

这位正在欢欣鼓舞作拥抱生活状的姑娘就是李梨(rhine),你可以看出她对一切充满了爱(二)的能量。

最早在pentatonic的一次演出认识,我希望得到她那台大相机里的现场照片,后来得到的是无数的乐队采访、唱片新闻。照片则被我遗忘了。这样说会比较清楚:她真是一位出色的撰稿人啊!摄影吗?真的?

在去年我们和saisa签约前后,李梨同样出色的承担了翻译工作。后来发展更远出我预料:为了让saisa的巡演不至于状况百出,李梨干脆暂停自己在英国的学业,飞回来带乐队完成了巡演。那三个日本呆货可能并不清楚这些细节,他们一再表示:什么时候作第二次中国巡演呢。

显然,心无旁骛于演出对这三个家伙来说的确很享受,而对我和拾柒贰肆来说同样重要。这一切必须归功于照片上这个能量满满的家伙。

顺便,李梨并不是拾柒贰肆二人群体里孤独的女性,当然不是指接下来还会提到的设计师焦岩。实际上,在拾柒贰肆现在合作乐队里,已经有多位女性助理在大发雌威。希望接下来有时间介绍另外的天空。

蒋中旭
蒋中旭

蒋中旭同学,现在名字应该叫蒋雨航。必须要说,他的设计创意很不错,比如时过夏末的第一张唱片;当然,也会犯缺乏印前控制能力的错误,比如时过夏末的第一张唱片。

其实我更喜欢他在杰克丹尼乐队之前的一个创作计划:多巴胺。闷骚气十足而且用黑金属的雄性征服了老套器乐后摇的娘炮味道。可惜中旭同学对我的上述描述回应是:额,那一切都过去了。

宋松
宋松

遗憾是会呼吸的痛 它流在血液中来回滚动
后悔不贴心会痛 恨不懂你会痛 想见不能见最痛

这段话应该和照片上的人没什么关系。来自他的一位男性仰慕者。宋松最主要的超能力并非设计或者制作,而是接听所有女性朋友电话并长篇大论的开解对方:你看,我知道很不容易,是吧,养花那么辛苦。诸如此类。直到他有了国际范儿的女盆友。

如果要总结裙带关系在拾柒贰肆的蔓延的话,必须由宋松开始,我们相识于独立音地论坛,见面于某音乐节,相熟于同居。其他同居者还包括前边提到的小吉、纪伟。和最后一位出场的小动物饲养专家焦岩。

所以很容易理解,参与拾柒贰肆的设计、宣传、制作等等琐事和宋松的能力、超能力全无关系。如果他不干,就会被干。直到他有了国际范儿的女盆友。

应该是为了安全起见,宋老师和国际范儿要搬出中国了。这是最让我气愤的:连字母都认不全的人,居然通过了语言考试。

我只能祝福他在国外不会遇到像我一样讨厌的人。

焦岩
焦岩

焦岩对拾柒贰肆是如此重要,上述所有没被涉及到的唱片和更多的海报,都是出自她的手笔。当然,最重要的是,她是出色的小动物饲养专家,无论是大金毛憨豆,还是小憨猫呼噜,而她残忍的把它们带到了杭州。

有句歌词说的好:

你去了杭州
从此没有了狗毛

每思及此,无尽思念如滔滔江水奔流而来。憨豆儿,你什么时候生小狗儿啊!

这时候我的表情如下:

牛磊(road)
牛磊(road)

我是road,不为自己代言。

以上是拾柒贰肆的“二”人传。

欢迎分享/推荐/转发,etc.

Mor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