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过夏末

筹备:时过夏末新专辑

时过夏末的吉他手刘鸿林最近接受了效果器品牌Hotone的采访。除了年中结束的23城巡演感受之外,其中也提到了他们正在筹备新专辑,而此前也微调了人员。此外,这篇采访还涉及器材使用。如果有兴趣,可以点击这里浏览。

其实在此之前,时过夏末还完成了2012年首张全长的重新缩混工作。

因为乐队成员首次全程完成的关系,2012年的《最后我们会了个面,然后就离开了》在录音和后期上都有一些问题,由去年开始,我们尝试了包括日本制作人柏大辅在内的不同合作者,最后选定在加拿大的左玮作重新缩混,由拿到的成品看,乐队成员还比较满意。重混版的放出方式还未确定。

我们会继续发布后续动态,那么,请分享给喜欢时过夏末的好友吧!

售空:时过夏末首张专辑

时过夏末全长专辑《最后我们会了个面,然后就离开了》于今天售空,来自安徽的许*通过拾柒贰肆网店(点击前往)购走了最后一张。

这张专辑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发行,限量1000拷贝。售空用时2年7个月。平均每天售出一张。

除了此次巡演和部分小型演出现场售出,更多是通过网络渠道完成销售,其中24张销往中国大陆以外。

感谢所有购买唱片的家伙,以及协助我们作分销的实体店和网络唱片店,当然,不包括那些自己刻录的五元碟店。

实际上,考虑到占销售总量主体的是批发的分销商,扣除掉媒体和亲友赠碟,以及前期的录音、后期、实体制作、仓储、物流,这张唱片的微薄利润根本不足以支撑乐队完成下一张,哪怕是录音环节。

好在,无论厂牌还是乐队,并没有寄希望于以音乐保证生存,虽然这的确很衰。

不管怎样,时过夏末的下一张唱片曲目准备已经完成,会在巡演结束后进入筹备和录音环节。希望能够尽快完成。

不管怎样,两张唱片发行,两张全部售空,这仍然是给一支年轻乐队最好的认可,和那些现场的掌声一样值得珍视。

最后,如果你在*宝看到那些售价很便宜的唱片,请提醒自己和好友,这些是寄生的盗版其实是对你喜欢的音乐人的伤害。

当然,你可以顺手举报它们:)

改期:时过夏末巡演长沙站终场改为6月29日

我們的巡演本應該在今天結束,因為場地安排問題,週六空檔期只能推到9月。
我們可以這樣卻不能這樣。因為你可能已經大四即將離開,或因工作等其它原因準備離開,你會去哪裡呢?下次見面會在什麼時候呢?我們也不知道。一想到會是如此無奈的場景就無法容忍。無論你是否有時間,我們選在最近的下週一晚上與你做最後的告別。
這個世界本身就不公平,希望你在離開大學和長沙後依然堅強和努力。希望我們在最後的最後沒有給你留下遺憾。我們並不一定只在乎票房或掌聲,四年了,我們希望和即將離開的人告別,再見。

時過夏末2015中國巡演終場
時間:6月29日/周一晚上9點
地點:46Livehouse
網路購票地址:http://www.musikid.com/tour/585

另外:
因為巡演終場的并不完滿,經紀人Road還是要到了場地9月的檔期,在長沙舉辦一個單獨的專場(看來最後還是要在這個季節了),也作為錄製新專輯的準備之一,並且會演奏新作品,這些會錄進下一張唱片的作品,本應該在下一次巡演正式和你見面,但是我們認為這種提前,是可能離開這座城市的你或許喜歡的禮物。謝謝!(文字:刘鸿林)

时过夏末电台采访——宁波1047私家车音乐台文艺青杂志

这是昨天时过夏末在巡演宁波站之前接受的一期电台采访,感谢宁波城门口的阿钟和1047私家车音乐台文艺青杂志漂亮的主持人嬿青:)

乐队成员刘鸿林和黄俊钢在节目里分享了时过夏末的点滴幕后,关于这次巡演。黄俊钢也在录制现场演奏了口琴。欢迎收听分享。

收听页面 http://weibo.com/p/10151501_100261075

图片来自主持人嬿青的个人微博(点此访问)。我们没有拍摄电台录音期间照片:)

三连击:逆耳新专辑发行前演出多多

新专辑已经进入后期阶段的逆耳乐队,最近终于可以将重心转移至现场,也就此为唱片发行后的巡回演出作准备。

最近十天内,逆耳将先后有三场演出,分别是:

 

5月28日周四,北京,愚公移山
为乌克兰后摇The Best Pessimist作演出嘉宾

5月31日周日,天津,南开大学

南开大学一次寻常的联合专场:逆耳、Bloody Woods、鞠起&氪元素

6月5日周五,北京,麻雀瓦舍

时过夏末2015巡演北京站演出嘉宾

 

如果你还不了解逆耳,不妨点击下链,进入他们的豆瓣音乐人小站,获取作品试听及更多信息。

当然,对于喜欢逆耳的人,欢迎分享这篇内容,召唤更多好友到现场支持他们:)

逆耳乐队豆瓣小站 http://site.douban.com/thegrindingear/

一万三千公里,后摇滚新贵时过夏末巡演今日启动

关于中国后摇乐队最极端的评价,几乎都出现在时过夏末身上:轻视者认为他们是小清新的另一种表现;肯定者则以单曲循环几天和为演出即将开始而欢呼。因为在此之前,时过夏末经历了接近三年的停滞,很多人相信他们已经解散。在此期间,国外爱好者和音乐媒体则给了他们前两张唱片超出同类的评价:满溢着让人心慌的忧伤,诗一般的音乐……你能听到一种风骨。一种流淌在血液里的根深蒂固的传承下来的气质……目前为止我所听过的最好的东方后摇乐队……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大概没人能回答,为什么为作秀而存在的各种电视娱乐节目也纷纷以后摇作为背景音乐。大多数人对这种风格的第一印象,则是无视观众沉溺于器乐演奏的年轻乐手,和由低徊幽暗到爆裂壮怀的声音。放弃人声提供足够想象空间的特点,也使因为信息泛滥陷入失语症候的城市青年人群越发青睐这一风格。和国外乐队的侵入同时成长的,是你身边的中国后摇滚组合,时过夏末正是最值得关注的新贵。而今天,他们的第二次全国巡演会正式开始。37天,23场,13500公里。
这种带着狠厉的安排是对外界评价的回应吗?或者干脆来自于楚湘之地根骨里的决绝?不过这些你由巡演文案里根本看不到。他们只是觉得,这是自己长期迷失中下定的最后一次回归的决心。
实在太自我了!
这种不以臧否而自行其是的做派,不正是一支摇滚乐队应该有的吗?
无论是前摇、后摇。除非不摇:)

 

附上时过夏末这次一万三千五百公里的巡演日程

 

0522 週五 廈門 Real Live
0523 週六 福州 勺園一號 壹漾音樂空間
0524 週日 溫州 盲堂
0526 週二 義烏 隔壁酒吧
0528 週四 寧波 城門口 嘉宾:Polyfauna
0529 週五 上海 On Stage
0530 週六 杭州 酒球會 嘉宾:浮出海面
0531 週日 南京 斑馬酒吧
0603 週三 鄭州 7 Livehouse
0604 週四 合肥 保羅的口袋1912店
0605 週五 北京 麻雀瓦舍 嘉宾:逆耳、SNSOS
0606 週六 西安 光圈 嘉宾:怪人房间
0607 週日 蘭州 葵Livehouse
0609 週二 西寧 南牆
0612 週五 成都 Minilive
0613 週六 重慶 堅果俱樂部
0617 週三 昆明 Mao Livehouse
0619 週五 廣州 SD Livehouse 嘉宾:Space Station
0620 週六 深圳 紅糖罐
0621 週日 東莞 8 Livehouse
0625 週四 南昌 黑鐵
0626 週五 武漢 Vox
0627 週六 長沙 4698

 

注:媒体通稿;欢迎转发。谢谢!

微风还在几年前吹过——对话时过夏末|后音赏采访

原文发布于微信订阅号“后音赏”,2015年4月25日。感谢采访者Eltan Renaxy!原文链接

现在追溯自己对于后摇的记忆已经很难再回想到起点在哪里,但记得很清楚的是在刚开始听后摇的时候对于时过夏末的痴迷。高二的那个很容易情绪化的少年还生活在被学业压迫资源匮乏的时代,在《我爱摇滚乐》一期随刊CD中被一首叫做宽恕的钢琴曲击垮。在那个没有网银的时候我拿出偷偷积攒下的饭钱去工行汇款给拾柒贰肆厂牌买下了这张时间太凶狠,回忆过于美丽。每天一个人午睡的时候都反复听这张只有三首曲子的EP,然而总是听着听着就再也睡不着了。
距离2011年那个燥热的夏天已经过去了四年,在这期间时过夏末已经发行了全长专辑,也经历了休整与重组,今年5月22日至6月27日,时过夏末重新上路,展开一次二十三个城市的全国巡演。这次终于可以在成都现场看到他们,也算是了结这样一桩心愿。在巡演开始之前,后音赏对时过夏末进行了一个线上小采访预热一下。对话过程中,我们发现乐队成员们非常具有亲和力,能和这样态度真诚而严谨的乐队交流,我们感到很荣幸。这里要特别感谢下梁凉凉和小树树对于采访问题的帮助。

采访:ER
受访:劉=劉鴻林 曾=曾文軍 黃=黃俊鋼 鄧=鄧永鵬 李=李晶鑫

Q:上次发行专辑已经是两年半以前了,我想乐迷们都很想了解新专辑的进度情况。能向我们透露下最近的创作情况吗?
劉:我們已經完成了幾首新作品的編曲,我們也選擇停掉了一些作品的編配計畫。
鄧:巡演會有新作品,巡演完後會開始錄新專輯。
黃:最近在排練新歌,會在巡演之後出一張EP。
曾:還有新歌正在創作中,騷等。

Q:乐队于2012年底宣布进入了无限期停滞状态,当时包括小编在内的许多粉丝都十分惋惜,乐队当时选择休整的原因是什么?而在两年后乐队选择了重新起航,促使你们继续下去的动力又是什么?
劉:當時大家都各自有一些事情,我則將時間更多的放在了大學專業課和鋼琴練習上。還真是真正意義上的停滯,非常對不起大家和自己。
鄧:由於當時貝斯手離開樂隊,加上樂隊成員都有各自的事要做,所以暫時停滯,當我們都穩定下來決定重新做時過夏末。
曾:休整一是因為貝斯手因工作和家庭原因離隊,二是樂隊需要一個時間段去調整和提升。
李:我個人還是覺得還是大家的感情。

Q:这次的大规模巡演想必大家都很期待,关于这次巡演你们有些什么想法?相比以前是否会有一些不同的考量?
劉:“今年的計劃很簡單,巡演或許已經是為了了卻我們單方面再見或一直未見的心願,會盡量去到更多的地方。回來後帶著你的鼓勵開始錄製新的EP。會是一張相對不同,但依然能讓你感受到“這才是時過夏末”的唱片。”我節選了一段豆瓣小站的日記內容。
鄧:這次巡演強度強大,對於我們來說是個挑戰,不過又是一次旅行,所以心裏還時非常期待和激動,當然還有點小緊張。
李:暫時還沒想那麼多。
黃:好好演,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
曾:肯定是想比上次巡演更加讓自己和樂迷更滿意。

Q:乐队成立在长沙,家乡的音乐氛围如何?听后摇的人多吗?
劉:不算太多,我們自己也很少在本地演出 ^_^
鄧:長沙音樂氛圍不錯,樂隊越來越多,樂手也越來越專業化,聽後搖的相對少點。
黃:長沙的音樂氛圍很好,但是聽後搖的人不多。
曾:長沙音樂氛圍相對而言一般吧,後搖氛圍也一般。

Q:很多后摇乐队对于自身风格这一问题有着很独到的看法,时过夏末前后也算得上一支风格统一的乐队,带有很强烈的辨识度。那么乐队是如何看待后摇的呢?或者说,如何看待自己歌曲的风格?
劉:不知道(:
鄧:後搖屬於氛圍音樂,由於沒有歌詞所以聽上去更加主觀。
李:可能是偏古典一點的風格。

Q:乐队的创作受到过那些音乐的影响呢?是什么促使你们走上了这样的音乐道路?
劉:周傑倫,我自己促使自己。
曾:走上音樂這條路是自然而然的,沒有什麼促使。

Q:可以谈谈乐队成员平时的爱好吗?推荐给我们一些吧,可以是一本书,一张专辑,一部电影,或是其他的什么都行。
劉:《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人間失格》什麼的。專輯的話《八度空間》,電影可以看看《東尼瀧穀》《菜鳥總動員》之類的。其實我還想推薦大學時看過的《交響情人夢》,但好像不太好,就當我沒說吧。
李:平時沒事打打遊戲遛遛狗!
黃:愛好:看書,吃東西等等。推薦一本書:《瓦爾登湖》。

Q:给我们讲讲乐队两张专辑封面的故事吧!
劉:第一張是黃興路步行街,一個城市最繁華的街道、馬路上沒有一個人和車時的樣子。感謝攝影師孫存明。第二張是梓舍的作品,當時看到她的作品覺得非常喜歡,然後聯絡她達成合作,同樣很感謝她。

Q:乐队的歌名总能引起听众强烈的感慨和共鸣,比如“时间太残忍,回忆过于美丽”这样的句子不知戳到过多少人的痛点。这些歌名是不是在成员自身的经历影响下创作出来的?选一首最满意的来分享下心路历程吧!
劉:是時間太兇狠,回憶過於美麗,是專輯名。。。我們的歌名其實一般都比較簡潔,創作的事情比較私人,非常抱歉(:
(这里要怪主页君整理问题的时候太粗心,面壁思过去了。)

Q:这次巡演还有些什么想对乐迷们讲的呢?
劉:器樂現場的每一位觀眾都是非常獨立和非常有愛的,我從來從來沒有在其他任何現場感受到如此多的故事聚集在一起的力量。我都無法與任何人對望,你怎麼忍心對他們唱歌呢?
鄧:希望大家喜歡我們樂隊,也希望你能從我們的音樂中找到屬於你自己的故事。
曾:大家好,我們又來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