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柒贰肆唱片 1724 Records

中国后摇唱片厂牌

Menu

這類音樂,我現在連評論的資格都沒有

還是聽了好幾遍,感覺是被磊哥硬生生的拉回來的。

像是一個平淡無奇的早晨,一覺醒來後突然發現自己會彈吉他。

有點像是以前不被人理解的我,現在不能理解很像是曾經的自己的他們。

像是以前有道理去解釋的事情,現在可以一言不發。

像是過去可以偶爾隱藏大部分惡俗、虛浮和情緒的自己隨著自以為是的秩序漸漸或突然的不受控制。

像是和自己生氣,卻沒有了自虐般的鑽研心去聽任何音樂。

當熟悉的愧疚和自責終於結合了反復自作自受的焦躁與惡俗,最後自然而然的形成了習慣。

伴著戒煙後兩個月的胸悶感,

現在這類音樂,我現在連評論的資格都沒有。(撰稿:劉鴻林,時過夏末樂隊吉他手)

Mor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