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柒贰肆唱片 1724 Records

中国后摇唱片厂牌

Menu

微风还在几年前吹过——对话时过夏末|后音赏采访

原文发布于微信订阅号“后音赏”,2015年4月25日。感谢采访者Eltan Renaxy!原文链接

现在追溯自己对于后摇的记忆已经很难再回想到起点在哪里,但记得很清楚的是在刚开始听后摇的时候对于时过夏末的痴迷。高二的那个很容易情绪化的少年还生活在被学业压迫资源匮乏的时代,在《我爱摇滚乐》一期随刊CD中被一首叫做宽恕的钢琴曲击垮。在那个没有网银的时候我拿出偷偷积攒下的饭钱去工行汇款给拾柒贰肆厂牌买下了这张时间太凶狠,回忆过于美丽。每天一个人午睡的时候都反复听这张只有三首曲子的EP,然而总是听着听着就再也睡不着了。
距离2011年那个燥热的夏天已经过去了四年,在这期间时过夏末已经发行了全长专辑,也经历了休整与重组,今年5月22日至6月27日,时过夏末重新上路,展开一次二十三个城市的全国巡演。这次终于可以在成都现场看到他们,也算是了结这样一桩心愿。在巡演开始之前,后音赏对时过夏末进行了一个线上小采访预热一下。对话过程中,我们发现乐队成员们非常具有亲和力,能和这样态度真诚而严谨的乐队交流,我们感到很荣幸。这里要特别感谢下梁凉凉和小树树对于采访问题的帮助。

采访:ER
受访:劉=劉鴻林 曾=曾文軍 黃=黃俊鋼 鄧=鄧永鵬 李=李晶鑫

Q:上次发行专辑已经是两年半以前了,我想乐迷们都很想了解新专辑的进度情况。能向我们透露下最近的创作情况吗?
劉:我們已經完成了幾首新作品的編曲,我們也選擇停掉了一些作品的編配計畫。
鄧:巡演會有新作品,巡演完後會開始錄新專輯。
黃:最近在排練新歌,會在巡演之後出一張EP。
曾:還有新歌正在創作中,騷等。

Q:乐队于2012年底宣布进入了无限期停滞状态,当时包括小编在内的许多粉丝都十分惋惜,乐队当时选择休整的原因是什么?而在两年后乐队选择了重新起航,促使你们继续下去的动力又是什么?
劉:當時大家都各自有一些事情,我則將時間更多的放在了大學專業課和鋼琴練習上。還真是真正意義上的停滯,非常對不起大家和自己。
鄧:由於當時貝斯手離開樂隊,加上樂隊成員都有各自的事要做,所以暫時停滯,當我們都穩定下來決定重新做時過夏末。
曾:休整一是因為貝斯手因工作和家庭原因離隊,二是樂隊需要一個時間段去調整和提升。
李:我個人還是覺得還是大家的感情。

Q:这次的大规模巡演想必大家都很期待,关于这次巡演你们有些什么想法?相比以前是否会有一些不同的考量?
劉:“今年的計劃很簡單,巡演或許已經是為了了卻我們單方面再見或一直未見的心願,會盡量去到更多的地方。回來後帶著你的鼓勵開始錄製新的EP。會是一張相對不同,但依然能讓你感受到“這才是時過夏末”的唱片。”我節選了一段豆瓣小站的日記內容。
鄧:這次巡演強度強大,對於我們來說是個挑戰,不過又是一次旅行,所以心裏還時非常期待和激動,當然還有點小緊張。
李:暫時還沒想那麼多。
黃:好好演,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
曾:肯定是想比上次巡演更加讓自己和樂迷更滿意。

Q:乐队成立在长沙,家乡的音乐氛围如何?听后摇的人多吗?
劉:不算太多,我們自己也很少在本地演出 ^_^
鄧:長沙音樂氛圍不錯,樂隊越來越多,樂手也越來越專業化,聽後搖的相對少點。
黃:長沙的音樂氛圍很好,但是聽後搖的人不多。
曾:長沙音樂氛圍相對而言一般吧,後搖氛圍也一般。

Q:很多后摇乐队对于自身风格这一问题有着很独到的看法,时过夏末前后也算得上一支风格统一的乐队,带有很强烈的辨识度。那么乐队是如何看待后摇的呢?或者说,如何看待自己歌曲的风格?
劉:不知道(:
鄧:後搖屬於氛圍音樂,由於沒有歌詞所以聽上去更加主觀。
李:可能是偏古典一點的風格。

Q:乐队的创作受到过那些音乐的影响呢?是什么促使你们走上了这样的音乐道路?
劉:周傑倫,我自己促使自己。
曾:走上音樂這條路是自然而然的,沒有什麼促使。

Q:可以谈谈乐队成员平时的爱好吗?推荐给我们一些吧,可以是一本书,一张专辑,一部电影,或是其他的什么都行。
劉:《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人間失格》什麼的。專輯的話《八度空間》,電影可以看看《東尼瀧穀》《菜鳥總動員》之類的。其實我還想推薦大學時看過的《交響情人夢》,但好像不太好,就當我沒說吧。
李:平時沒事打打遊戲遛遛狗!
黃:愛好:看書,吃東西等等。推薦一本書:《瓦爾登湖》。

Q:给我们讲讲乐队两张专辑封面的故事吧!
劉:第一張是黃興路步行街,一個城市最繁華的街道、馬路上沒有一個人和車時的樣子。感謝攝影師孫存明。第二張是梓舍的作品,當時看到她的作品覺得非常喜歡,然後聯絡她達成合作,同樣很感謝她。

Q:乐队的歌名总能引起听众强烈的感慨和共鸣,比如“时间太残忍,回忆过于美丽”这样的句子不知戳到过多少人的痛点。这些歌名是不是在成员自身的经历影响下创作出来的?选一首最满意的来分享下心路历程吧!
劉:是時間太兇狠,回憶過於美麗,是專輯名。。。我們的歌名其實一般都比較簡潔,創作的事情比較私人,非常抱歉(:
(这里要怪主页君整理问题的时候太粗心,面壁思过去了。)

Q:这次巡演还有些什么想对乐迷们讲的呢?
劉:器樂現場的每一位觀眾都是非常獨立和非常有愛的,我從來從來沒有在其他任何現場感受到如此多的故事聚集在一起的力量。我都無法與任何人對望,你怎麼忍心對他們唱歌呢?
鄧:希望大家喜歡我們樂隊,也希望你能從我們的音樂中找到屬於你自己的故事。
曾:大家好,我們又來了。謝謝。

Mor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