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柒贰肆唱片 1724 Records

中国后摇唱片厂牌

Menu

对麻瓜最无趣的断章以及取义

在一个无限的氛围空间里,点缀出各色浮游的山峦,大抵是我的听觉之于这篇长达42分钟作品最深入的景象了。我一直舍不得用音乐来给予这段时长以属性,实在是因为她的构造太具有语言和文字的脸容。
辛苦了麻瓜。把《红楼梦》里最幽美的字句抽离出,浸透在你细巧的心思里。
其实我在聆听的过程中已自动对照起了当年的画片,有序的、无序的、一点一点的和你的想象神游——在大段大段的蔓延行进中,解构出了各自不同的独特感观,是的,不太清晰,不太明确,就好比大观园推开大门后,你眼前出现的那个所谓“曲径通幽处”的所在。
大把大把的时间都是用来感受而已,你不用思考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可能这就是麻瓜用《返听》故意给我们下的套,直到…直到…直到最后,我猜你设计的结尾应该用“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那句时,然后你居然做到了,鼓点打住,音符越来越少,最后止在了无声处。(撰稿:邱斌,优雅的迟到者乐队鼓手

More News